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奸淫  新年  祷告  圣诞  创世记  开幕词  婆媳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关爱团契 > 关怀辅导 > 如果你不懂哀痛,请不要来安慰我

如果你不懂哀痛,请不要来安慰我

扫码阅读 来源:会员投稿 作者:约瑟的家 2020-06-09 人气:... 我要投稿

2020年过去近半,有数十万人因灾难而离开了我们,其中有豆蔻少年,又有耄耋老人,许多家庭因此陷入了极深的悲痛与哀伤。近日,心理咨询师董小冬弟兄发来一篇稿件,将人世间一个经历极大患难的人约伯带到我们当中,以书信的方式对今天的我们说话,是一种颇具同理心的爱的尝试。求神使用此文,安慰哀伤者,帮助服事者,彼此扶持,共奔前路!

与其逃避谈论这些使我们哀伤的时刻,不如让我们做一些属于我们本分当尽的功课吧!因为,一旦你明白了自己有何指望,就不会被哀伤给轻易击垮,而且你还能够因此具备更好的复原能力。——诺曼·莱特博士

亲爱的弟兄姊妹,你们好!

我叫约伯,今天想以自己人生的切实经历,来为大家做见证。随着今年肆虐数月的冠状病毒灾难渐渐平息,我们不能忘记那些在其中失去亲人的人们,惟愿我的见证,能使苦难者从绝望的哀伤中遇见唯一的盼望,就是上帝。

数年前,我的生命遇到了极大的挑战,以至于使我几乎失去了生命的全部盼望。我勤勉一生积累的全部家财,顷刻之间毁于一旦;我十个亲爱的儿女,在瞬间全部离开了这个世界,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事件接连追着我;我本人也身患怪病,浑身生疮,难以医治。那几天就像一出人间惨剧,集中在我家里上演。

但是,如今我走出来了,回望过去,我相信我的遭遇可以帮到正身处患难的你,我应该能够理解你的处境,同时也希望自己是这样一个能够一直陪伴你走下去的人。成为扶持者,这也许就是神使我经历患难的理由。

一、患难之初我只想静静

坦白说,起初,这突如其来的灾祸使我承受了极大的伤害和羞辱,甚至差点动摇我对上帝的信心。因为我觉得我这么手洁心清的人竟然遭遇如此大祸,简直是个笑话,我以后如何抬头去见人呢?我到底有什么罪孽,要让我承受如此重的惩罚呢?

事情发生后,很多人担心我,也很牵挂我。大家很有爱心和热情,很想把我从哀伤的枯井中拉上来,对此我无比感谢。但是自从接待了三位朋友之后,我内心的愁苦哀怨乃至愤怒和羞愧都更加恶化了。

所以我当时真的不想接受任何探访、慰问、邮件、电话、微信。因为惊魂未定的我只想静静,想单独面对上帝,我要寻求他的面,在他面前吐露我的苦情。

可能你们很好奇,既然我认为自己没有过犯,为什么还要闭门呢?我引用另外一位失去女儿的姊妹曾经所说的话:“有时,在你诉说自己伤痛的经历之后,会有一种像是跟人说外语的感觉。你觉得根本没有办法让任何人明白你的真实感受;不过话又说回来,也的确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任何人了解你最深的悲痛。因为言语有尽时,而痛苦却无穷!”

这就是我面对我那三个朋友的感受,他们对我的回应让我觉得,我们不在一个世界,我们之间的沟通没有信号,或者说我们传达给对方的信息并没有得到有效的编译。对此我非常失望,我对他们的评价就是:他们是编造谎言的,都是无用的医生。他们以为可纪念的箴言是炉灰的箴言,他们以为可靠的坚垒是淤泥的坚垒。

二、我感觉上帝全然离弃了我

让我跟你们谈一谈我真实的处境吧。我的感觉就是上帝全然地离弃了我。

“你们就该知道是神倾覆我,用网罗围绕我。我因委屈呼叫,却不蒙应允;我呼求,却不得公断。 神用篱笆拦住我的道路,使我不得经过;又使我的路径黑暗。他剥去我的荣光,摘去我头上的冠冕。他在四围攻击我,我便归于死亡,将我的指望如树拔出来。……他把我的弟兄隔在远处,使我所认识的全然与我生疏。我的亲戚与我断绝;我的密友都忘记我。……我口的气味,我妻子厌恶;我的恳求,我同胞也憎嫌。连小孩子也藐视我;我若起来,他们都嘲笑我。我的密友都憎恶我;我平日所爱的人向我翻脸。我的皮肉紧贴骨头;我只剩牙皮逃脱了。”

我感觉我的心肠肺腑都断裂了,你们无法理解满身毒疮的痛苦,所以我缝麻布在我的皮肤上。以前我喜欢唱歌赞美神,现在我把我的角都放在尘土里面了。我的脸因哭泣而发紫,我的眼皮上有死荫。

可是当我把这些情绪反应呈现出来的时候,我受到了什么样的待遇呢?我的这三个朋友竟然用言语压碎我,搅扰我的心,我倍感委屈和耻辱。

如果你仔细看了我上面所写的文字,就会知道,失去儿女让我的身体,情绪,思想以及行为都受到极深地影响,这种痛苦是常人无法忍受更无法理解的,所以大部分人也无法接纳。甚至那些口称相信上帝的人,也不一定能够解释得了我内心的疑虑和愁烦。

三、年轻使者以利户带我心思回转

但即便我痛苦绝望,神总为我留好了一线盼望。就在我决定闭门谢客之际,出现了一位合神心意的服事者,就是年轻人以利户。他来看我时,使我得了不少安慰和鼓励。所以,我们不要自我封闭,以至于拒绝了上帝介入的手。

首先,以利户听懂了我所说的每一句话。我知道,他是用心倾听我的语言,用心感受我的情绪,用心贴近我的思想。

他告诉我:“你说的每一个字我都听到了。”这对一个满腹牢骚,哀哭叹息的人是何等的安慰呀!用心聆听,这才是真正的安慰者首要素质之一。

其次,他和我的对话聚焦在神身上,而非我的行为上面。以利户苦口婆心地罗列出上帝的荣耀和作为之奇妙。他说神有高大的能力,这都是深慰我心的,因为我以我的神为乐,我以我主为我的荣耀。关乎神的事能够掉转我的关注点,从自己身上转移到神那里。

还有,他刷新了我对苦难和神的认知。以利户说:“神藉着困苦救拔困苦人,趁他们受欺压开通他们的耳朵。 神也必引你出离患难,进入宽阔不狭窄之地;摆在你席上的必满有肥甘。”

神是无所不能的。他要救拔困苦人,完全易如反掌,但是,他更籍着困苦,在他们受欺压时开通他们的耳朵。

有人说,神在我们真实的状况和环境中与我们相遇。换言之,在我们经历悲痛时,我们不需要装得坚强,装得属灵,我们不需要去掩饰和遮盖,把一个自己不能担的轭放在自己的肩头,仿佛上帝不知道我们内心的真实情绪一样。

神完全知道,也愿意接纳我们。他不会针对我们的情绪和软弱而发怒,更不会因此惩罚我们。相反,他要在这悲痛和绝望之地救赎我们,开我们的耳朵,开我们的心。重要的是我们如何去认识和思考我们的处境。

一如卢云在《炽热的心:感恩祭的生活默想(with burning hearts)》中所言,“的确,我们必须为我们失去的哀痛。或许我们无法借由言语或行为驱散这种种的失丧,但我们可以让这些失丧随着泪水一倾而出,允许自己为此深深哀伤.哀伤就是允许失丧来剖开我们的安全感,引领我们看到自身残破的痛苦真相……但在这一切痛苦中,却出现了一个奇异、出人意料的声音,就是那位说:‘哀恸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安慰’的声音。这真是一个意想不到的消息:在我们的悲痛中,竟隐藏着祝福,有福的不是那些安慰人的人,而是那些哀痛的人。在我们的泪水中,潜藏着生命的贺礼。在我们的哀痛中,一支舞蹈正滑动着最初的舞步,从我们的失丧中涌出的哭喊,终将成为我们感恩的乐章。”

“你若犯罪,能使 神受何害呢?你的过犯加增,能使 神受何损呢?你若是公义,还能加增他什么呢?他从你手里还接受什么呢?你的过恶或能害你这类的人;你的公义或能叫世人得益处。” (约伯记 35:6-8 和合本)

以利户的这番话让我恍然大悟。人的怒气并不成就神的义,人的败坏并不能遮盖上帝的公义和慈爱。我的经历充分地印证了这个真理。我的善行并不会加增神的荣耀,我的罪过并不能减少神的公义,使他受损。他不缺少从我这里而来的任何贡献,他也从来不会因为我的愚昧和悖逆而损失什么。

我要一直为每一位哀伤者祷告,求神赐给你一位以利户,更求神使你不要拒绝以利户做你的朋友。

四、哀伤者必要走过一些阶段

我听说有一个叫伊丽莎白的美国心理学家,她提出了一个理论,说哀伤/悲痛有五个阶段:拒绝、愤怒、自欺欺人(讨价还价)、消沉、接受。

尽管我不认识她,但是我觉得她的理论很有价值。我倒没有太拒绝所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实,我确认我已经失去了我的儿女,已家徒四壁,连我的妻子也嫌弃我。我一度求死。

但我不得不告诉你,有一些瞬间,我很愤怒。我不怕死,但我就是想死得明白;我意志消沉,没错,你们可以叫我抑郁症患者。

最重要的是,通过我的真实经历,我希望你们能够明白,这五个阶段并不是线性,循序渐进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它是循环往复的。就像我,一开始经历的是极度消沉,所以我迫切地想死。我觉得我的生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没有盼望,我觉得等待我的就是死亡和阴间。我至亲的儿女都走了,我活着还有什么用呢?继续受苦吗?这个世上的日子无非就是虚空的虚空,都是浮云。我以前家财万贯,名扬四海,可是如今呢,人走茶凉,财去楼空。

我起初就是在这种愤怒中与神摔跤,消沉徘徊,我也感觉这里面有一些属灵的征战。但是我现在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如果神要取回我的性命,我巴不得赶快去天堂见我的儿女们。那里有永远的安息,在那里睡觉的时候,我不会做噩梦,没有惊吓,神会擦去我所有的眼泪。

但是,事后证明,我在和朋友的对话中也有讨价还价的成分。当我一个人安静下来,就盼望有人常常为我祷告就好了。义人的祷告一定会蒙上帝的悦纳,他也必定听这样的呼求。

不管是伊丽莎白的理论,还是其他人的研究成果,都是要告诉我们,哀伤和悲痛的处理必然要经历一个阶段,这个过程中,我们要给自己一点耐心,给神一点时间。

五、不要让“感谢神”成为随意的口头禅

令我没想到的是,过了一段时期之后,一切阴霾奇迹般地散去。很快,我的家庭重新恢复了盛景,一切变得比患难前还要美好数倍。我一度以为,失亲之痛永难修复,谁料想,我内心那曾经深不可测的裂痕,在新的家庭关系中不断被填补,甚至变得还要饱满。这正是今天我们经常传唱的《奇异恩典》。

如今正处于患难中的你可能很难想象这一切,甚至有人会觉得对我曾经的儿女不公平。但我想说,上帝的爱超乎想象。我们今天能找到妙手之医,通过手术将毁坏的肌肤修补得几乎完好如初,这是数十年前难以想象的事。那么,为何不能相信神的手比医生更精妙亿万倍呢?

当我看着重新拥有的一切,恍若隔世。内心充满了感恩。但说到感恩,我很想提醒一些热心肠的人,不要随意说“感谢神”,想必这样的提醒对身在患难中的人颇有共鸣。

我的弟兄保罗在给帖撒罗尼迦教会写信的时候,有提到凡事谢恩这个劝勉(帖前5:18)。这是我亲爱的弟兄,他的话也是可信的。

但是我很遗憾的是,很多人扭曲了他的用意,张口闭口说感谢神,以至于成了随意而出的口头禅。但这种有口无心的话语,会刺伤哀伤者的心,尤其在他还无法感恩的时候。

鉴于此,我请大家千万不要轻易就在别人的微博、公众号、微信朋友圈留言这三个字。在人极软弱的时候,这样的留言会让他跌倒,心生厌烦。这份尊重和爱对哀伤者非常重要。

关于我的见证,有人说是因祸得福,我并不这么认为。于我,祸患就是祸患,但我着实是因神得福,给我带来好处的是我的神,他让万事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他使不好的变为好,他使我的哀哭变为喜乐跳舞。

六、不要做哀伤者的教师和法官

以我的经历,我想说,痛苦这个话题,实在是一个极大极深的奥秘,我也不能完全测度。对于2020年在疫情中失去亲人的人,我满怀伤痛。尽管我自己经历了这个艰难的哀伤旅程,但一想到许多人的哀伤,我依然会难过。

但是,唯有一件事令我笃信不疑,且自始至终使我倍受安慰,那就是:无论你或其他人如何表现自己的悲伤,对于创造你的天父上帝来说,你都是弥足珍贵!上帝深知你的个性、你的人际关系和你的人生经历,也知道你的悲伤与痛苦。祂绝对不会震惊,绝不会因为你表现出哀伤的情绪而藐视你。无论你现在的处境如何,我都祈祷他亲自告诉你“我总不撇下你,也不丢弃你”。忍耐等候到底的,所经历的一切必定全然被医治翻转。

从病毒到美国黑人之死,2020年的世界发生的种种,使人觉得上帝有些不近人情,但以我的经历,我必须说,那恰恰是因为我们把对人间的绝情和悖逆之心情,强加给了深情爱我们至死的上帝。创世以来,人类在罪的大道上狂奔,完全无视上帝的存在,如今相互因罪成伤,却将怒气撒给上帝,这岂不是最不公平的事吗?

上帝的提醒与爱从未有变,我们却是背约者。所以,停止埋怨上帝,将眼光调整过来,凝视他,你会惊喜地发现一切的答案都在浮出水面。相信我,你绝不会失望。

随着灾情渐渐过去,摆在大家面前的问题是,面对失亲的哀痛者,我们应当给予怎样的安慰和支持呢?

首先,我奉劝大家,不要做我身边自以为是的朋友。我相信这三个朋友的初衷和爱心是很好的。他们也曾与我一同哀哭七天七夜,但不幸的是,他们后来失去了耐心、爱心、智慧、宽容和接纳。

其次,我建议大家学习以利户。但我深知,要表现出他那样的睿智,沉稳,才华,胸怀,信心和盼望,需要扎根真理,跟随主,不断在服事中拓宽自己生命的境界,这是圣灵的恩赐。

总之,以我个人在灾难中的亲身经历,我需要的不是属灵的道理和表象,但我真的需要属灵的生命实质。你哪怕只是倾听,也带着神的怜悯、慈悲、宽容和忍耐,使我感觉被拥抱。你的身份不是一位教师,要来教导犯错的孩子;同样不是一名法官,要来为我的行为作出是非曲直的判断。你是神差派来的天使,奉主耶稣基督的名来陪伴我,将我被苦难击碎的心拢回到那位慈父的翅膀荫下,单单享受那份无以伦比的美好安息。

欲了解我的全部见证,请阅读圣经《约伯记》。

(本文成文主要参考了《约伯记》、《痛苦的秘密》C.S.路易斯;《走过哀伤365》Hear and See;《有话问苍天》《无语问上帝》杨腓力;《Totally forgiving God》柯德恩。)

相关搜索:安慰 哀痛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 【投诉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08-2020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迦南美地 
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爱;这三样,其中最大的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