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新年  圣诞  奸淫  祷告  开幕词  婆媳  创世记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关爱团契 > 关怀辅导 > 自卑自怜背后,是更可怕的情绪伤害!

自卑自怜背后,是更可怕的情绪伤害!

扫码阅读 来源:会员投稿 作者:傅海嘉 2020-01-13 人气:... 我要投稿

当我置身于浩瀚无边的大海时,我感到自己是那么的渺小,无论是赞誉,批评,还是苦恼,都在这样的辽阔中化为无有。

邻居家的孩子

我曾在一本福音刊物发表过《冲堤》一文,提到母亲对童年时代的我的伤害。因为亦伤到我的自尊心,因而我几十年来不能完全走出自卑的阴影。尤其在理当亲密的人际关系里,我为自卑与自傲无休止地拉扯厮杀,达到了让我窒息的地步。无论我多么努力,都难以在家人面前做到不情绪化。

前不久,我读了彭德修牧师著的《情绪伤害》,受益非浅。他在书中提到:“因为是心理受伤害,表现出来的是情绪的失调,故称情绪伤害。”他在书中反复强调,情绪伤害主要来自父母、师长甚至教会中的会友,并因为“爱之深而责之切”。

他举了一个非常有代表性的例子:有一天,邻居的孩子在与他的孩子玩游戏,鼻涕都流到嘴巴上了。彭牧师对那孩子说:“你回去擦干净鼻涕,再回来玩吧!”那个孩子听了以后不仅没回家,而且猛一吸,把鼻涕吸回肚子。彭牧师只得无奈地摇摇头离去。

彭牧师在演讲时,常以此事问听众:“若是自己的孩子,你会如何反应?”听众里就有人举起手,做出打嘴巴的手势。彭牧师又问到,为什么邻居的孩子,我们就能用绅士的态度,而对自己的孩子就凶巴巴地吼他揍他?是我们更爱别人的孩子吗?当然不是。

他说:“越是深深疼爱的人,我们对他的期望就越高,要求越严,责备越迫切,甚至苛刻。”而且父母在教育自己的孩子时,还容易放纵自己的情绪。然而情绪化的管教,一定会造就情绪化性格的人。

彭牧师提到,许多父母之所以带着情绪管教孩子,造成对孩子的情绪伤害,是因为他们本身也是情绪伤害的受害者。情绪伤害几乎人人都有,只是轻重而已。受过情绪伤害的人不仅很难接纳自己,容易紧张、焦虑、敏感、极度地完美主义,固执;怕别人给自己压力,却最会给别人压力;能力很强,做事却总是半途而废;且因自卑感作祟,缺乏自我肯定,极需别人的肯定;一旦被泼冷水,就想放弃。

有情绪伤害的人,不仅自己活在捆绑中,而且继续制造压力去伤害别人。于是伤害便代代相传。

天平的另一端

有情绪伤害的人,自我形像是扭曲的。这种扭曲的自我形像,来自生活里重要的人对他的反应。不久前,我发现我最不喜欢的,是婚姻里的自己。因为从小到大,无论读书还是工作,我轻而易举就可以名列前茅。在人际关系上,我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一大把真诚的朋友。而做一个家庭主妇,是我一生中最努力和最投入的事。我真是把婚姻当成一项不可失败的事业来做,却反而难得听到丈夫的赞美,总是听到批评和不满。

我已立志要温柔顺服,可还是常常跟丈夫唇枪舌剑。由于怕丈夫批评,又缺乏自我肯定,在婚姻关系中,长期处于防范和自我保护状态。因为防范而紧张,因为紧张而疲惫不堪,因为疲惫而想放弃。所以离婚和自杀的念头总是时隐时现。

可是基督徒不能离婚,也不能自杀,无法向上帝交代呀!在最软弱的时候,我就像约伯一样诅咒自己的出生:我为什么来到这个世上?还不如死在母腹中。

我读了《情绪伤害》这本书后,了解到我的情绪伤害,主要反映在亲情关系里。我开始认识和面对自己的历史包袱。小时候,我的父母对我太多的责骂和嫌弃,好像我做任何好事都无法取悦父母。就像彭牧师举的例子,一个人学缝衣服,不断地被针刺到,不需多久,他可能就想放弃。

我因而非常需要亲人的赞美与肯定,而我先生或他的家人一有批评,我就看到一个自我形像扭曲镜“我不够好!”以及“他(们)又在不满了。”可是,我心里不服气,充满愤怒,因为我觉得我已经尽力了。如果尽了力还不能使人满意,我除了更深地自我否定外,就只能放弃。

在学习自我肯定的功课时,有一个传道人的话深深地打动了我。她说:“你是神所宝贵的。如果把你放在天平上的一边,另一边要放上帝的独生子耶稣。在上帝眼中,你就是这么的重要。”是啊,神!我要永远地选择不再相信那个扭曲镜,也要挣脱心目中完美主义对我的捆绑。

多年来,我常常祷告,求上帝进一步带领我事奉他。每当这样的时候,我家中就会发生不寻常的事情,让我不得不全力以赴地去面对。神好像在说,我知道你能做好许多别的事情,包括读神学院和传福音。可是,你需要学习做好一个家庭妇女。

我勉强地顺服了。可是,一遇到困难,我就向神抱怨:“神啊,你知道做家庭妇女不是我的长处,为什么偏偏不给我机会,做我胜任的事?你知道,我从小没有看到好的父母模式,你为什么还偏偏给我一个非常困难的婚姻来操练我?”

最近,听一位牧师讲了个小故事《软弱的祝福》。讲的是一个在车祸中失去左手的人,跟一位日本师傅学柔道。师傅只教他一个动作。时间久了,学生要师傅多教他一些动作。可是师傅说:“你只要学好这个动作就好。”

学生照师傅的话做了。几个月后,师傅带他参加比赛,学生轻易地赢了初赛。在决赛时,他遇到一个非常强悍的对手,几乎招架不住。但他熟练地运用师傅教给他的这个动作,转败为胜。

后来,他问师傅,为什么他靠着师傅教的这一个动作就可以赢得比赛?师傅说:“因为对手想破你的这个动作,必须要抓住你的左手,可你没有左手给他抓。”这真是我的写照。这些年,告别了事业,失去了做女强人所有的优势和自由,而留在家中做个平凡的家庭妇女,反倒有时间与家人建立亲密的感情,阅读了大量的医治和情绪伤害的书籍。这些书籍帮助了我的婚姻,让我与孩子一同成长,还使我写了不少生命的见证。这一切是昔日做女强人的我,根本不可能做得到的。难道这不是神给我软弱中的特别祝福吗?如果当初我冲出家门重新扑入事业里,可能我这个不完美的婚姻,早就离了。

我今天的婚姻刚刚及格,我也应该感谢上帝,因为藉着我的婚姻,神一再地锻炼我,要我战胜那些情绪伤害,战胜自己的软弱,并从不停的自卑自怜中解脱出来。

神秘的方程式

近一年来,我先生因为工作的压力和焦虑,一直处在情绪的低谷。长久地安慰和搀扶他,使我患过癌症的胃连续四天在梦中痛醒。我心里默想,也许上帝看我很努力地做他给的功课,表现还好,要接我去他那里了。但我又警觉到,我在凭我婚姻中的表现索要天国的门票。这不符合圣经。“那么,什么是婚姻中最重要的呢?”我内心自问。

这一天,我就读到《灵命日粮》的一章: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有一位教授John Nash,一生致力研究数学和方程式,而且得了1994年诺贝尔经济奖。可是他患有精神分裂症,活在幻觉中(获2001年四项奥斯卡奖的电影“A Beautiful Mind”,即描述他的一生)。

他的妻子极有爱心,长期以爱支撑着他。在他的晚年,他感慨地说:“我一直相信数位、方程式和逻辑可以导向理性……我的探索带领我经过物质、形而上学、幻觉,然后又带我回到现实。最后,我得出一生中最重要的发现,那就是唯有爱的神秘方程式,才能支持所有理论。”愚顽不化的我豁然开朗。

在一个又一个的捆绑被挣断之后,不仅我的内心一天新似一天,婚姻生活也不再沉重得像十字架。我在神的带领下,一步又一步地走出自卑的阴影。

过去几年中,我常和家人朋友在马来西亚海上泛舟,在一些无名小岛间划船。当我置身于浩瀚无边的大海时,我感到自己是那么的渺小,无论是赞誉,批评,还是苦恼,都在这样的辽阔中化为无有。

现在,我泛舟于神恩典的大海之中,总有一天,我再也不会自卑和自怜。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 【投诉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08-2020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迦南美地 
邮箱: nn160#qq.com(#改为@) Q群: 187553203 客服QQ:18412050(微信同号)
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爱;这三样,其中最大的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