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爱情  感恩  情书  珍惜  祷告  友情  使命  朋友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关爱团契 > 婚姻恋爱 > 80岁,我们的爱情正年轻

80岁,我们的爱情正年轻

扫码阅读 来源:ijingjie 作者:王东莉 2018-07-04 人气:... 我要投稿

“春水初生,春林初盛,春风十里,不如你”,世界告诉你爱情初遇时的模样,却没告诉你,那刹那的深情不经由忍耐、宽容与舍己之路,无法熬过粗鄙的日常,成就一生相濡以沫的幸福。

80岁孙叔叔和76岁的谷阿姨,携手走过的49年。“80岁的年龄,18岁的激情”,五年之间,他们写了近百首爱情诗,彼此唱和。在《老了的爱情》里,他们写道——

主啊!让我俩向祢诉说“老了的爱情”/老了,还是激情四射,/老了,还是不忘初心/老了,还是耳鬓厮磨/老了,还是朝朝暮暮。/老了,更要谦卑、谦卑、谦卑!/主啊!让我俩向祢诉说“老了的爱情”/老了,我俩的爱情“返老还童”/与主更亲,爱主更深。/老了,我俩的爱情“返璞归真”/向下扎根,向上结果。/老了,我俩的爱情“出死入生”/不再是我,乃是基督。

分手两年半,她来找我和好

我和妻子谷占群两家其实算是邻居,住在北京西城就隔了两条街。那片儿有一个大的天主教堂、一个小的基督教堂。我们小时候都去教堂玩过,听教友们唱歌,也被送过小礼物,像小画片儿或小食,不过从来不认识。

1937年我出生在大连,七岁时全家去了上海。解放后,我们准备回大连,一家辗转先到北京,结果老家来信说你们别回来了,苏联军队当时还驻扎在大连,老百姓觉得他们表现不太好。就这样,我们落脚在北京,父亲被朋友介绍到一家工厂做会计,母亲是家庭主妇。我们家一共四兄弟,都长得高大,我是最矮的,1米76,他们叫我“矬子”。

1956年,一大批科学家从海外归来,要在北京中学选一批高中生做助手。我当时成绩很好,班级前三名。经过学校的推荐和面试,高中毕业我就去了中国科学院,给冶金专家、数理统计专家杨纪珂做助手。

占群的成长过程与我不一样。占群是1941年在北京出生的。她母亲生了三个儿子有两个夭折了,只剩了一个弟弟。结果这个唯一的儿子游泳时为了救一个小孩子自己淹死了。这件事对她父母打击很大,父亲一下就瘫痪了,母亲精神分裂,发作起来很狂躁。占群当时近二十岁,她妹妹才上小学,主要靠她一个人承担家庭重担。我想这对她的品格是有塑造的,信主后,她属灵方面比我成长更快,我觉得是因为她经历的苦难比我多。

我到了适婚年龄后,一直没找到对象。在当时的科学院,虽然专家喜欢我,但是科学院人才济济,女孩子们眼光很高,我毕竟是高中毕业。父母很着急。

占群初中毕业之后,在印刷厂做排版。她所在的班组在厂里挺有名的,因为组里几个女孩子都长得漂亮并且机灵,找男朋友的眼光都挺高。正巧占群的表哥和我弟弟是同班同学,他们就介绍我俩认识。

我俩第一次见面是在西长安街的北京电报大楼,1960年代,北京人谈朋友见面都约在电报大楼。我还记得那是一个冬天周日下午两点,天气比较冷,我穿着大皮袄,戴个帽子。我一眼就看中了她,一个漂亮沉静的小姑娘。那一年,我25岁,她21岁。我们家特别喜欢她,她不爱说话,又沉静又温柔,我父母说她就像《红楼梦》里面的小丫头,特别好。我们交往了一年多。

其实,那时她没有特别看中我,觉得我长得矮,长相一般,也有其他不喜欢的地方。她的闺蜜老跟她嘀咕,“你怎么可以找个这样的?”她很犹豫,一次我踢球把肺给踢坏了,要住院,她就趁机把我蹬了。

之后,我到山西运城去搞“四清”,一去就是两年半,断了联系。两年半里,有很多人给她介绍男朋友,从那个时代的条件来看,都比我强,但她一个也没看中。还有一次,有个人第一次见面就带了一个半导体给她,那个时候半导体很少,但她非常反感,她觉得这个人炫耀,她对物质不看重。

想来想去,她还是觉得我这个人比较好,实在、坦诚,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说。我对她父母也很好,到她家一点没有嫌弃,她们一家四口住七八平米的房子,比我们家条件差很多。等我“四清”回来,她就来找我和好。我们第二次好了之后,他父亲很赞成,一拍桌子说,就是他了。我们在1968年9月16日结婚,我31,她27。

现在回头看,我们这么曲折,能够走到一起都是神的安排。

他们回到初次见面的北京电报大楼
他们回到初次见面的北京电报大楼

“婆婆知道我爱吃炸酱面”

从结婚走到今天,我们也没想到我们的婚姻会如此美满。这么多年,我们俩从没吵过架。有人说不可能,我说怎么不可能呢,我们就是一个例子!

我性格非常开朗,管不住自己的嘴巴,有什么说什么。占群是另一种性格,很少说话。看起来反差挺大的,我们没有觉得不好。一般在家我喜欢说,她就听我说,她喜欢听。以前我们经济很困难,她的工资要全部给她家,我们家就靠我一个人的工资生活,要养两个孩子。有一次,我们窘迫到离发工资还有五天,口袋里却一分钱也没有了。翻翻家里,一看鸡蛋还有,面还有,煤球也还有,我们立马就觉得没问题了。这么多年,我们从来不会在用钱方面有矛盾,钱都是搁在抽屉里,谁愿意用谁用。

有十多年,我们和另外两个家庭一起住在单位分的一套房里,一家住一间,共用厨房和卫生间。这很不容易,妇女之间尤其容易产生矛盾。占群很有胸怀,孩子之间吵架打架了,占群只管教自己的孩子,有什么事儿都比较忍让,那时不像现在不和可以搬家,所以要尽量和睦。我们三家处得很好,还一块儿过年。邻居都夸她好,不逞强,不夸夸其谈,懂得示弱,这使我心里更喜欢她。

占群从来不议论别人的不好。我们家里面儿媳妇有好几个,我母亲对儿媳妇是有区别的,按她的喜欢或者媳妇的家庭条件。有一次占群去我家,当时我不在,邻居就跟她讲,“小谷,你一来,你婆婆就给你吃炸酱面。谁谁来,就给她做四菜一汤。”占群一下就明白对方有挑拨的意思,她说:“婆婆知道我爱吃炸酱面。”她还是该怎么做儿媳妇就怎么做。

她还有个特点,就是从不抱怨。结婚后我经常出差,1976年地震,我也出差在外,她一个人在家带孩子,躲地震,照顾父母,她都没有抱怨,只是有一个期待,期待我赶紧回来,就这么个念头。

我一直认为,既然她已经是我的配偶了,我当然要好好对她,从心里爱她。在家我都分担家务,搬煤球啊洗衣服啊,直到现在,我们家的衣服都是我洗。我能懂得她喜欢什么,每次出差回来,总给她带她喜欢的东西,这让她很欣慰。有一次,她提起喜欢一条蓝色的连衣裙,我出差回来就特意给她带了一条,那个时候衣服没现在好买,她特别感动。我们俩在生活上从来不跟外人比较,也不去羡慕别人。占群说我们自己过自己的日子,把自己的生活安排好就好,我们没有奢侈的要求。

在她厂里,在我们科学院研究所里,我们成了有名的恩爱夫妻,家也成了调解中心,很多夫妻闹矛盾都来找我们。那会儿大家的矛盾多是家庭关系、性格冲突什么的,有小三这样的情况很少。现在想起来,像占群说的,夫妻之间多数矛盾都是由于人自私的罪性吧。

“不要说我老了/我属灵的爱情正在春天”
“不要说我老了/我属灵的爱情正在春天”

“我要把自己原来的义都扔掉”

我俩真正信主,都已经七十多岁了。

1999年,我和占群去澳大利亚儿子家探亲。一个礼拜天的上午,我俩出去逛迷路了,我们不会英文,正着急,看见一个十字架,知道前面有教堂。小时候我们就觉得教堂里的人都很和蔼,就想他们肯定会帮助我们。果然,看我们不懂英文,澳洲牧师很快帮我们找了个会说中文的姊妹,带我们去一个华人教会。

神的奇妙就在这里。我走进教会,第一眼居然看见原来科学院的一个老同事!我们几乎同时叫出对方的名字,赶紧握手,很激动,毕竟是在澳洲,而且是这样场景下的巧遇。她也是优秀的科研人员,从事胰岛素研究。她信主这事儿对我冲击挺大,回家和占群聊,基督信仰可能真有什么道理吧。

相关搜索:爱情 年轻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福音网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08-2018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基督福音网 (又名: 迦南美地) 桂ICP备13002895号-6
邮箱: nn160#qq.com(#改为@) Q群: 187553203 客服QQ:18412050(微信同号)
基督福音网站,内容由热心肢体亲笔或惠寄或转投,部分为本站扫描收集整理,版权归基督所有,若有侵犯您的权益,请作者联系我站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