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爱情  感恩  情书  珍惜  祷告  友情  使命  朋友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关爱团契 > 婚姻恋爱 > 从离婚到复婚:漏洞的婚姻,谁来补救?

从离婚到复婚:漏洞的婚姻,谁来补救?

扫码阅读 来源:ijingjie 作者:文道 2018-06-25 人气:... 我要投稿

1992年8月21日,是雪莉(Cheryl)人生中最糟糕的一天。当年,那个对生活充满憧憬的年轻新娘,步上红毯;十年后,她却走上了法庭,为了从摇摇欲坠的婚姻中解脱,自由地与她的新欢在一起。

她站在法官面前。法官问她:“你是否想要离婚?”“是的。”但在那一刻,雪莉记不得自己为什么要离婚。法官问她的丈夫杰夫・史古格斯(Jeff·Scruggs)为何没有出庭,雪莉知道原因,但她不能对法官说丈夫不想离婚。尽管杰夫向她哀求不要离婚。法官郑重地宣布:“准予离婚!”法槌重重的一击吓了她一跳,仿佛敲在了她的头上。

走出法庭,律师分手前停下来对她伸出手:“恭喜啊!”他边说边露出一个“我们赢了”的微笑。雪莉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当她开车离开时,她终于承认自己很迷茫,“两年多以来,我心里深深认为离婚是解决问题唯一的正确之路,也是找寻快乐的唯一途径,可以让我脱离极度的绝望,和新欢在一起。现在,他正等着我打电话给他。我责备自己太情绪化,告诉自己不过是因为新的处境,内心才会觉得凄凉。”

肤浅的关系,正是问题的所在

初识杰夫时,正上大四的雪莉认为杰夫就是那个她要嫁的人,所以毕业一年后,听到杰夫求婚她就毫不迟疑地答应了。婚后,他们搬到阳光明媚的加州。两人周间专注工作,周末尽情玩乐,过着典型的南加州生活。

几年后,他们都得到了升迁。由于没有孩子,他们过着随性享乐的日子:上高级餐厅,在沙滩上休闲度日,去高档百货公司购物。他们买了一栋敞亮的海景房,觉得这就是他们预期要过的日子。

几年后,雪莉却渐渐产生了一种挫折感。当她静下来时,发现自己的幸福婚姻有漏洞,他们俩的关系很肤浅。他们的对话总是关于他们在做什么、要去哪里,从未谈过深刻的话题。关系上的肤浅,正是他们夫妻问题的所在。雪莉的无奈感日益剧增,她决心生个孩子来驱散内心的空虚和沮丧。她生了一对双胞胎女儿,虽然这是她一生中最美好的事,但她仍觉得内心的孤独总是填不满。

唯一能让她精神抖擞的是工作,她喜欢工作受人重视而且常常获得赞赏所带来的满足感。她喜爱出差旅行,喜爱盛装打扮,感受身边的人尤其是男人的目光。她从未意识到自己何等迫切想要引人注目,直到某天她的同事乔施把她叫进办公室。

乔施说,他恋慕雪莉已久。但外遇的可能却让雪莉惊恐不已。她觉得自己一向负责、忠实、正直,大家都晓得她拥有美满的婚姻,是一位有着高标准的慈母。她怎么会冒险让自己的名声受损呢?

但男士的恋慕让雪莉渐渐加深了与杰夫之间的距离。雪莉开始把杰夫拿来跟职场上的那些男人比较。下班回家面对杰夫不冷不热的态度,越来越成为一种折磨。

雪莉甚至在心里列了一张清单,数落杰夫的每一个缺点:“不喜欢跟我分享心灵;爱钱,不在乎我们的关系;情感肤浅,无法在更深的心灵层面连结;爱挑剔、高傲、苛求;无法让我感觉被重视、被珍惜或是被欣赏;我们之间的关系是完全沉寂的……”

雪莉很气愤杰夫不关心她。雪莉说:“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离开杰夫的想法越来越强烈。我为何不寻求帮助呢?因为我的绝望已接管一切——杰夫就是这样的人,什么也无法改变他。我被卡住,动弹不得。对其他男人的幻想偶尔急速冲进我的脑袋。我的不快乐已经造成了一个真空,乞求被填满。我已经把杰夫踢出我的心,并允许自己以幻想生活来取代他。我梦想在另一个时空与另一个男人在一起。我没办法克制这样的想象,因为我能从中得到情感的慰藉。它们带给我暂时的满足和心安。”

雪莉知道这样不好,但她已无法自控。有时候,她的眼睛会越过餐桌,盯着杰夫,心想:“都是你的错!有人该为这一切混乱负责,那人就是你。”

不知不觉,她的心早已越过界限

“我从未想过离婚是我的人生选项。”而如今这个想法却在雪莉脑袋里蠢蠢欲动。1990年3月,她去佛罗里达参加公司的全国销售会议。会上,她遇到了以前的老朋友陶德,他们交谈得非常愉快。雪莉向陶德诉苦,倾吐自己婚姻的境遇。两人非常相投,不知道交谈了多久。雪莉开始对陶德产生好感。

她回忆说:“我已经启动了与这位男子之间的连接,远超过我曾有过的任何关系。部分的我知道自己落入麻烦,脑后有声音说:‘快跑!’但是,我的心早已越过界限,不知道如何才能把它拉回。那天夜里,我躺在旅馆床上,觉得自己仿佛被棒球打中一样,一点也睡不着。我怎么会如此无法抗拒?”

雪莉并不想有外遇,然而她的心还是被俘获了。她出差五天,几乎没想过杰夫。回到家以为住得离陶德那么远,这份距离可以保护她。然而,她就是没办法让自己不去想那个不是她丈夫的男人。后来,他们透过电话建立感情,感觉上是那么真实和实在。

雪莉一直安慰自己,她过去从不知道这样的心灵相连,她说服自己,这就是所谓的“灵魂伴侣”。“这份热烈新关系是单单透过交谈巩固的。当我意识到自己已经陷得很深,我感到极大的内疚,但这份罪恶感并不足以把我拉出深渊。我无法改变方向,也无法偏离它。

这份新的连结填补我内心的需求,并且让我天天都觉得日子何等美好,所以我没有足够的动力放弃这份情感。我觉得自己像个饥饿的女人,面对一盘山珍海味,却被要求不准吃。我怎么可能做得到?”

有一天,杰夫发现雪莉在房间里哭泣,杰夫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就问:“亲爱的,你怎么了?”雪莉低声说:“杰夫,我再也过不下去了。我觉得我并不爱你。”这句话正中了杰夫的要害,震惊得让杰夫差点说不出话来。他平复自己的心情后说:“雪莉,你告诉我吧,是我的问题吗?还是我做了什么事惹你伤心?听我说,我们可以一起解决。只要能让你、让我们的关系好起来,不论什么我都愿意去做……把你的需要告诉我。”雪莉沉默不语,她并没有向杰夫坦白,她有了一段新感情。

接下来的日子,雪莉和杰夫依然住在一个屋檐下,继续扮演好父母的角色,如常在职场上工作。没过多久,杰夫建议雪莉和他去找心理医生,接受婚姻辅导。虽然雪莉最终愿意接受辅导,但是不愿敞开事情真相的雪莉,在接受几次辅导后并没有使他们的婚姻危机得到转机,反而促使雪莉下定离婚的决心。雪莉开始想着未来,相信自己从离婚的那一刻起,陶德就会和她在一起,而她就会拥有她多年来所渴望的那种婚姻。

那时陶德也已经离婚,并且一再催促雪莉离婚,还答应让雪莉母女三人搬来一起生活。然而,讽刺的是,让雪莉无法继续幻想美好生活的是,每当想到杰夫会再婚,她就无法面对,她无法想象杰夫生命中有另一个女人出现,尤其是女儿们生活中会有另一个女人。

建立“上帝风格”的婚姻关系

在濒临离婚的不安状况中,雪莉和杰夫开始去教会,每周都去,甚至参加主日学课程和一些服事。对雪莉来说,这是崭新又陌生的事情。她从未研读过圣经,平生第一次对上帝的事情充满了好奇。他们开始一家人一起去教会,每次崇拜,雪莉都从头哭到尾。她知道自己很迷茫、痛苦,希望上教会能够帮助她该如何走下去。

有时候,雪莉想向杰夫承认自己的外遇。但她怕得要命,不敢承认婚外情。她不能想象杰夫发现真相时的反应。隐瞒着外遇真相的雪莉,终于有一天把离婚传票送到了杰夫的手中。

18个月后,他和雪莉的婚姻结束了,杰夫有了新的身份:离婚男人、单亲爸爸。离婚后,杰夫继续在他们一家曾经去的教会里服事,那里已经成了杰夫的避风港,那间教会的人很爱他,当他们离婚的消息传开时,那间教会的人都很生雪莉的气。

雪莉能理解,于是,她不再去那间教会。后来,一位朋友邀请她去另一间教会,雪莉在那里感觉被一份前所未有的爱包围。雪莉把自己的故事告诉他们,这些陌生人拉着雪莉的手,照她的本相爱她。她没有觉得被论断,只感受到满满的爱。

“即便按照基督教的定义,我是个罪人,他们仍用手臂环绕我、接纳我。牧师和师母也对我和蔼亲切,这真是稀奇,超乎现实。我并没有期待会有像那样的人们,接纳像我这样的人。他们是头一群坐在我身边、用日常语言谈论耶稣的人。我深受吸引,也很感兴趣。

相关搜索:婚姻 离婚 漏洞 复婚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福音网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08-2018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基督福音网 (又名: 迦南美地) 桂ICP备13002895号-6
邮箱: nn160#qq.com(#改为@) Q群: 187553203 客服QQ:18412050(微信同号)
基督福音网站,内容由热心肢体亲笔或惠寄或转投,部分为本站扫描收集整理,版权归基督所有,若有侵犯您的权益,请作者联系我站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