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爱情  感恩  情书  珍惜  祷告  友情  使命  朋友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关爱团契 > 家庭关系 > 伤痛代代传,医治靠耶稣

伤痛代代传,医治靠耶稣

扫码阅读 编辑:jnmd.org 作者:米雪儿 2018-06-20 人气:... 我要投稿

读了几篇有关原生家庭伤害的文章后,自己竟有了要把父亲和弟弟几十年来的互相折磨互相伤害分享出来的冲动。

我和弟弟相隔两岁,弟弟出生时非常可爱,据说他的娃娃照在我们那个城市的照相馆里挂了好几年,奇怪的是爸爸似乎对这个可爱的男孩并不偏爱。我们都上了小学妈妈才有了妹妹,保全妹妹是因为妈妈身体太弱不能做人工流产手术。

小时候弟弟很调皮,没少被父亲打,妈妈加在他俩中间吃尽了苦头,她为此还去占卦,我们家信回教要追踪到蓝帽回回,占卦是回教一大忌,但妈妈还是顶着“犯罪”的罪名为父亲和弟弟占八字,结果是父子八字不合,水火不相容;寻千里花百元买来一块黄玉放在家里指定的地方,似乎并没有任何帮助。

97年年末在我来美国留学不到一年,父亲把弟弟以B1身份送到了纽约;虽然他没有上过大学,却转了F1身份留了下来学习英语,在餐馆打工。我当时在中部学习非常忙,也要打工。弟弟没有压力,刚到美国第一年里,他无聊几乎每周都给我打电话,讲的最多的是抱怨父亲,父亲怎样毒打他,怎样虐待他,小时候的点点滴滴他都记得:6岁时他偷了父亲一块钱去买水枪,被父亲发现毒打一顿后,跪在门外的搓板上最后两腿不能站立;我记得,但难过的是那件事对他仍然触动那么深。他还讲到,他大概在7岁时,有人给他买了个冰棒,他在父亲面前吃,不知何故父亲看他不顺眼当着那人面用手指把他推出办公室,父亲的手指狠得快要把他的背戳出个洞来,“他为什么对我那么狠?我只是个孩子,也不知道做错了什么。”弟弟哭,那件事我从不知道;我也在电话这头一同难过。一次弟弟在学校犯规,父亲就把他送到乡下一个远亲那里一学期不能回家:“我怎么能学习好?考上学?”通过弟弟的哭诉,仿佛在我眼里慈爱的父亲(父亲从没有动手打过我和妹妹),变得不那么慈爱反倒如此残暴。我那时还没有信主耶稣,信回教的真主,只是因为生在回教家庭里,古兰经和真主对我来说像希腊神话,史诗般遥远;所以我只是给弟弟一些安慰话语。

来美国的第六个年头,我在一个基督灵命很成熟、很智慧的大姐两年来不弃不离的引领下,在北加州,我接受了主耶稣为我的救主。初信主耶稣之时,也曾在主面前立言要带领全家归主。信主十几年来,整个家族里只有妹妹和妹夫接受了主耶稣。虽然我读圣经,参加团契,祷告,为家人祷告,父亲和弟弟的关系一点没有改善,反而更恶劣。

2009年弟弟回国已三十好几还没有成家,父亲就帮他答应一门亲事,女孩家也是信回教的;本来弟弟打算回美的,但父亲的催逼让弟弟反感,就说不会再回美国了。在国内想投资生意,一年多没有起色,带回去的钱像流水一样花,父亲看不顺眼,说又不听,他们的关系又回到了从前,冷战加恶战,不得安宁。

2011年妈妈做手术我回去看望妈妈,让我痛心的不是妈妈,是看着父亲和弟弟的语言伤害。记得在医院里,姑姑对弟弟说,结婚一年多也该有小孩了,弟弟却说:

“没有更好,万一生男孩更惨,虐待?”

“什么话,为什么叫惨?”姑姑气道。

“看看我,我就是惨,我就是生来被虐的!我恨不得死掉!”

那种苦毒的话,让我和妈妈痛心。也就是在那一瞬间,圣灵光照我,我意识到我是多么亏欠我的家人,那时我信主整整10年,却没有真正用心为我的家人祷告过,我下定决心一定要为父亲和弟弟的关系每天祷告。

几天后,我就匆忙回美,那次回国不到两星期,在回美的飞机上,我为父亲和弟弟祷告列了一个一年祷告表格,加上日期和备注。

一开始祷告并不顺利,不知道说什么好,想到父亲和弟弟的关系就难过,就向神哭诉:为什么让这种关系发生在我家?为什么让善良的妈妈跟着受气,生癌?圣经上不是讲一人信主,他家千代神都祝福吗?为什么神不垂听我的祷告?而且祷告成了一种负担,想到父亲那样对待弟弟就生气,每次祷告完反而很压抑。

后来我就换了一种祷告模式,我问主我怎么为我父亲和弟弟祷告?我愿意完全顺服主的引领。说来奇妙,一个月后,神让我借助祷告不再生父亲的气,神让我看到了父亲的长处:父亲刚正不阿,为人正直;一生勤劳,节俭,从不肯为自己舍得花钱,任劳任怨工作了50多年还不肯退休,热心助人是他的一大长处。有一年快过年了,一个卖鸡毛掸的老人在寒风里站了一天鸡毛掸也没卖出几个,黄昏时父亲就把他带到我们住的政府大院里动员每户人家都买一个,当鸡毛掸卖完,老人毕恭毕敬给父亲鞠了一个躬:遇到大恩人了。当父亲看到一对农民夫妇看病的钱被偷、在医院门口哭时,他就主动把自己的钱捐出并帮他们找到他在医院的朋友帮忙看病。还有一次一个瓜农在我们家附近卖西瓜,收到了假钞就难过起来,父亲就用他的钞票把那张假钞换过来,之后妈妈问:你拿这假钞怎么办?他说:不怎么办,只是看着他这么大岁数了难过,就可怜他。父亲的长处就像一幅幅画呈现在我的眼前。

父亲兄弟姊妹六个,他排行老五,三男中排行老二。伯父是个温文尔雅的军官,抗美援朝中立过功,文革中革职下放,后来平反,据说一生从不发怨言,大将风范,深得祖父喜爱。他过世不久,祖父就相继去世。父亲个性外向率直,爱虚荣爱面子,性格不讨祖父喜悦,妈妈说过祖父曾当着她的面打过父亲一耳光,但父亲从不记仇,是个孝子,接奶奶在我家住直至过百送终。小叔因为家里逼他一定娶回教老婆与家疏远。伯父和祖父去世,父亲掌管一切,大小事都管,他还参与清真寺的活动。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是个好人,但在家里他是个失败的父亲,他不知道怎样教养像弟弟这样调皮的孩子,他被祖父打,就打弟弟,弟弟悖逆记仇,两人水火不容。给家人带来无尽的伤痛。想到这里我心里充满了对父亲和弟弟的怜悯。

2016年弟弟因与人合伙投资,他的合伙人卷款逃逸,弟弟被法庭传唤关进了看守所。他们不但向银行借贷,而且也借了不少亲戚朋友的钱,亲戚朋友向父亲讨债。父亲在电话里破口大骂:“他就是个祸害,易卜劣斯(伊斯兰教中的魔鬼),我不会去看他,他最好死在里边! 祸害!”我非常震惊,从2011年我开始放下自我,专心仰望神为父亲和弟弟祷告,却不料是这种结局。我发问:神啊,你在哪里?冷静下来,我想我应该接受我不明白的事,因为神一定明白!我相信神是信实的。

我努力祷告,我知道自己最需要的是从神那里得着平安,也知道若对神的工作有怀疑就无法得着那平安。记不得谁说的:先有感恩,才有神迹。练习感恩就是练习如何看见神的存在。我试着为父亲和弟弟的以往,现在和将来感谢神。感谢神是我唯一要做的。

听父亲骂完第二天,我又接着打电话听他把世界上最难听、最恶毒的字眼骂在弟弟身上后。我不但没有挂断他的电话,而且非常平静地邀请他来美国和我们一同去加拿大看看,他说:不去,看了又怎么样?我说:看了您的心情会好一点,心情好了,您就会长寿,像奶奶那样活到一百零四岁。

父亲没有来,我知道他放不下心。妈妈要回去看弟弟,我把给弟弟写的信装在不同的信封里,让妈妈每看他一次给他一封,还有两本书:荒漠甘泉,游子吟。我不谈他做错了什么,在最后一封信里,我告诉他父亲怎样用父亲的方式爱他,就像祖父用祖父的方式爱父亲那样,我调侃他说他也曾经当着我、姑姑和妈妈的面,诅咒他甚至没出世的孩子,但我们要停止用那样的方式去回应对家人的爱,不然这种爱的伤痛会代代相传,末了,我写下:唯有靠耶稣!

去年年初,妈妈来美国以前最后一次去看守所探望弟弟,父亲竟一声不响跟去了,妈妈一路忐忑不安,不知如何是好,到了看守所,父亲取过电话,隔窗看着弟弟,弟弟愣了半天,终于喊一声:爸,父亲手握电话泪流满面,无声哭泣,半小时很快过去,父亲对弟弟只说了一句话:好好思过,别抽烟。弟弟说:不抽了。

当妈妈把这一幕通过微信告诉我时,我欢呼雀跃:哈利路亚,赞美神,感谢神!感恩信靠,这是我回应神的爱的唯一方式。

相关搜索:耶稣 医治 伤痛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福音网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08-2018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基督福音网 (又名: 迦南美地) 桂ICP备13002895号-6
邮箱: nn160#qq.com(#改为@) Q群: 187553203 客服QQ:18412050(微信同号)
基督福音网站,内容由热心肢体亲笔或惠寄或转投,部分为本站扫描收集整理,版权归基督所有,若有侵犯您的权益,请作者联系我站处理,谢谢!